提著箱子的~月亮

御澤小時光零感21~25+番外 補充說明:時間線不定,另有時設定是雙職棒,有時是御幸職棒澤村大學etc.總之會有線索藏在文中,請自行挖掘。 因為有些和小時光中的題目不太適合或衍生,所以放在番外中。 21.出去,澤村! 搗蛋鬼澤村,老是偷溜進廚房! 偷吃御幸做的菜。 22.Wakeup 澤村輕輕挑起御幸的眼罩,然後放開。 「啪」的一聲彈到臉上。 御幸一也不耐煩地皺起眉,語氣有些沙啞,「別鬧。」 他翻過身壓住身旁光裸的人,抓住對方的手,十指緊緊扣住以防那人再度作亂。 「……什麼嘛,明明是個池面還耍帥...
御澤 小時光靈感 11-20 11.閒聊 「下周你生日想吃甚麼?」 「御幸前輩的特製炸雞!」 「耶~?那很麻煩诶。」 「是你問我的诶!!!」 12.我幫你買了炸雞 「澤村?」 「澤村——?」 「澤——村——?我買了炸雞喔。」 澤村榮純看也不看失約的人一眼,甚至躺在床上幼稚地用屁股對著他。 「……唉,別生氣了嘛……這不是有事嗎……」 「渾蛋,我很期待的好不好……」澤村扁著嘴,小聲抱怨。 13.輕軟的床鋪 看著新買的床墊,澤村忍...
御澤 小時光靈感~十題 愛,小時光中的題目,御澤版本的話~ 時間線不定。 1.Rainyday 「嗚喔!!」澤村被突然的雷聲嚇成了貓目。 一旁的御幸一點也沒前輩風度,毫不留情地大笑。 「可惡,看我的!」澤村猛地抱住了御幸一也。 喔啦,雷聲真的好大……御幸一也暗自想著,幸好澤村埋在他胸前看不見他臉紅的臉,而心跳已如擂鼓。 2.腳踏車 「Go——!!」 「不要暴衝造成路人困擾!」後頭努力地踩著踏板想要追上打雞血的投手,對其他運動一竅不通的知名捕手只能扯開嗓子口頭制止。 3.我...
【條漫】#自汉化侵删# #御澤# 推:@MoMoSE89 疾走的牛肉幹: 這裡是關愛k氏協會 你們不要找個機會就傷害他 ↓ ↓ ↓ ↓ ↓ ↓ ↓ ↓ ↓ ↓ ↓ ↓ ↓ 及其後續的真相
【王柔】战法的一百种战斗方式 (2下) 铃铛铛铛铛: ·王柔 ·有生之年豪华午餐系列 ·我胡汉三又回来了!!!! ·依旧是JJC情缘,如有技能bug问题,请无视 咳,在此之前,让我们复习一下跳个坑 【1】 【2上】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然而两人的理论交流到后期,多少还是有点纸上谈兵的味道,终于在聊到某个连击套路上时,谁都没法说服谁,思来想去,只能约战竞技场了。 唐柔虽然不知道这位前辈是何方神圣,但也不好轻易掉了马甲。想想上一赛季的最佳新人...
【御泽】清晨的55分贝 夏逅成歌: -title:清晨的55分贝 -cp:御幸一也X泽村荣纯 -writer:夏逅成歌 -tips:大概是漫画actⅡ49话衍生的一些零碎的小片段。就算这梗已经被写烂了也让我自己爽一把好吗?不要拦我!! 1. 御幸仍然记得泽村荣纯第一次出现在自己床上的情形。或者该说,确实不好忘。 那天清晨他突然醒了,魔怔一般。凝神细听,床板发出喀拉拉的声响,被面有悉索的摩擦声,面前袭来“恰拉”一声—— 他急忙睁眼,眼前的眼罩不翼而飞。 天还没亮,宿舍的窗户紧掩,但门却掀开了一条细缝,一道橙色的光从缝隙入侵,在黑暗中格外显眼,借着这道光,他发现他的床上...
[自汉化][钻A/倉亮]再说一次吧(1) こじま *钻石王牌 仓持洋一x小凑亮介 自汉化。P站原文请走 喜欢请去链接给作者评分/收藏,谢谢。 亮桑被仓持告白的故事。 (亮さん现役・夏季大赛前)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被男人告白这样人生第一次的体验,用一句自己也无法原谅的话就简单轻易地拉上了帷幕。 “我有话要说。”被小一岁的后辈、仓持洋一叫出来的亮介,还以为一定是关于棒球的话题。虽然平时是个很...
[高乔]《走陵》4 倾斜角 四 乔一帆沉思片刻:“我们帮得上忙么?” 高英杰摇头:“多半不行。但……总之,三村这个城寨熬不过今晚。” 想起李叔,二人心情沉重。高英杰问:“一帆,你眼睛好,那十六具棺材上是不是有泥?” “有些干净,有些跟刚从地里抬出来一样。” “难道还能是刚从地下新鲜起出来的?”高英杰自言自语,“还有那么多木材,这地方的人……真的用得到那么多木头吗?” “或许就是个产棺材的地儿。”乔一帆安慰他,“要是在意,何不回去看看。” “太危险,”高英杰答道,“此地不宜久留。” 乔一帆听罢,眼睛骨碌碌直转,嘴角也扬了起来:“其实……英杰,你胆子变小了?”...
原創bl《執念》 扭曲黑暗有點病。 靈感來自《我的鬼基友》(沒看,只是看到名字 名字這麼歡樂想到的卻是這個。。。 《執念》 『我要結婚了。』 『來當我的伴郎吧。』 『好啊。』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『……為什麼……我們都說好了要結婚的!』 『……我很遺憾。但妳要快點振作起來,他不想妳難過的。』 所有人都以為那人只是太開心了,在單身派對喝太多酒,才會不幸酒精中毒而死。 那只是一場意外。 男人回到家,今天有太多事務讓他感到疲憊,讓他很想趕快沖個熱水澡。回頭關上大門,他毫不意外看到一張死白的臉——闃黑的眼中積聚森冷的恨意,而「他」的面容竟與棺蓋...
鑽A御澤番外 待·償--亮桑。等待償還 看著湖面映出的場景--採藥少年抱著快死的狐狸大吼著,感覺就很吵的樣子。不過依那狂妄後輩的性格,這時候應該覺得很爽吧…… ……像個笨蛋一樣,兩個都是。 對他們來說,這結局也算不錯了。 「哥哥。」 切掉畫面,小湊亮介轉過身,忽視右腳錐心的刺痛。 「嗯?」 在他面前的是身為見習神明的弟弟--小湊春市。 「怎麼突然來找我了?你現在應該有更多該忙的事吧。」 「……倉持哥說,哥哥的樣子有點奇怪。」 ……不愧是倉持,真夠敏銳的。 那是不久前的事。他動用力量,幫助狐妖御幸一也改寫了一個少年的壽命。...

© 提著箱子的~月亮 | Powered by LOFTER